集团内网
淄矿文苑
您的当前位置是: 返回首页 -> 正文
班副
发布时间:2020-05-26        亓正国      

刘贵是我所在区队的班组副班长,大伙习惯叫他刘班副,时间长了他也习惯了这个称呼。“班副、班副”名副其实,刘贵感觉挺好。

这几天,刘贵很注重个人表现。每天第一个下井,第一个到工作面,最后一个离开,班前首检、班后尾检一丝不苟。

一天,早班时间过了三分之二,工区安排的工作量班组全干完了。往常这个时候,大伙开始“围圆”扯闲篇了。可这次不行,刘贵绷着脸,一改以往的松散,决定超额完成施工任务。

“大伙都听着,今天轮到咱们露个脸,安安全全比其他班多安装一个液压支架。”刘贵顾不上休息,又投入了支架安装操作中。“标准要高,安装完再重新检查一遍。”刘贵说。

这几天班长秦海休班,刘贵逮住机会好好表现,在切眼和施工道之间来回跑。大伙想逮个空偷个懒几乎不可能,每次都是屁股没坐下他又返回来了。

青工小赵看不惯,讽刺刘贵说:“刘班副,如果工区班组长调整,你的机会肯定最大。”刘贵表情尴尬,其实内心美得很。

一个月前,工区书记话里话外向刘贵透露,近期可能调整班组长。这消息就像支“兴奋剂”,让刘贵心里感到火热。

下班后,刘贵在家悠闲休息吃饭,向老婆吹嘘自己在井下如何超额施工。忽然,他发现井下绞车钥匙忘记交给工区了。为不耽误施工,刘贵决定马上送回去。来到工区办公室门口,恰好碰到工区班子召开凑头会议,刘贵默默在门口等待。

“这段时间我们工作面安装进度很快,照这样下去月底一定能完成公司交付的生产任务。”“嗯!近期工区安全状况也不错,累计20多天安全零违章。”“都是当初这个激励法子好!”工区班子你一言我一语,听得刘贵一头雾水。

会议结束,刘贵找工区书记了解心中疑惑,工区书记对他说:“刘贵啊,这月你们班组表现不错,你个人表现也很出色。前几个月你也看到了,井下施工懈怠、班组纪律涣散……”

刘贵这才明白,工区与的“调整”之事为何一直“光打雷不下雨”,原来是为刺激一下几个班副的积极性。

第二天,刘贵憋了很久,最终忍住没说出事情真相。真实做好自己,刘贵感觉这样内心无愧。3个月后,工区真的调整班组长,刘班副转正了。

上一条:柳条哨 下一条:情系桑葚

友情链接:极速炸金花  快乐赛车官方平台  捕鱼大作战  平安彩票网址  北京pc蛋蛋大小玩法  秒速时时官网  申博体育  AG体育  快乐飞艇8码平台  捕鱼大作战